自扫门前雪

马龙是现在世界上最强最优秀的运动员,每一次跟他比赛都是在跟他学习,所以希望今天能交一个好的。。。有一个好的表现。---樊振东,2018.6.3中国公开赛男双赛后采访。(话说,高远你一直在笑啥,难道你知道他们在互相毒奶?)

好了,终于又拿到相杀剧本了

微博上看到的,有个动图发不了

东京的路不好走

龙队的体力和精力到三四局不足,这个问题太明显了,希望gp教练组尽快安定,和教练一起商量如何解决体能问题

手机坏了几天才修好,这几天真是大风大浪的,刚看到一句话:冷圈与天斗,热圈与人斗。希望能安慰下各位,实际上,除了说声“单打加油”,真的做不了什么,心放宽些吧

【獒龙】远方二三事 1 (未来向,日常)

很喜欢,转载

大暖羊:

1

马龙上台去拥抱张继科。
“继科儿。”
“龙。”
两个人没多说什么,马龙在张继科前面多停留了一会儿,最终被自己发酸的鼻头催的下了台。
2017年12月,张继科退役。

2

马龙竞技状态很好,技术也依旧是顶尖而且在进步,只不过,少了种感觉,少了张继科在国家队的感觉,这比过去那两年更加强烈,那段时间,马龙知道, 他一定会打回来的。但是这次不同,张继科是真的,离开国家队了。
马龙本想和张继科一起退役,这遭到了张继科的反对。虽然队里人才济济,但是毕竟要有老将领队,如果两个人都退了,许昕的压力一定会很大,张继科不忍,马龙也不忍。张继科日渐加重的伤痛不允许他再打下去,但马龙还处在巅峰状态,两人谈了一宿,最终做出了只有一人退役的决定。
马龙其实有些怨念,怨张继科心狠,怨他怎么能忍心让自己看他独自离开的背影。
张继科退役后,马龙每天在国家队也没什么不一样,虽然每天晚上都能见面,只不过训练馆里少了那个人,心里总有些失落罢了,马龙经常能看到他的影子,樊振东,周雨,方博,甚至和再次回归秦门的许昕对打的时候,马龙都能在他们身上看到张继科的样子,每每这个时候,他总是过分的想念曾经经常黏在自己身边的那个人。
教练组年底进行调度,男乒列队迎接,迎接有可能成为自己下一个主管教练的年轻的准教练们。
一个黝黑的脸跟在主教练刘国梁身后,出现在了国家乒乓球训练馆,和马龙对视之后,抛了个媚眼。
2018年4月,张继科以准教练的身份,再次进入国家队。

3

“这个球拉的太近,你拉长球,加压加转,他没你有经验,他预料不到你的下一步,打他个近身……”
“龙哥,发球了!”
马龙回过神,看着球台对面的林高远一脸无奈,抱歉的笑笑,把球发过去。
张继科在那边给周雨做指导,声音传到马龙这边,让马龙觉得安心。
马龙又觉得有些不真切,他有时候都在怀疑自己在做梦,做了一个张继科没有退役的梦。
“别顾着看我,专心练球。”
休息的时候,张继科把马龙的水杯给递过来,顺便摸了一把屁股。
马龙笑他自恋,他接过水杯,上面残留着显然是张继科在手里握了许久留下的温度。
不管是球员,还是教练,只要张继科在,马龙就觉得安心。
2018年9月,张继科成为主管教练,将周雨收于门下。

4

“龙,你得带暖宝宝,那里冷!”
“带了带了,再装我快带了一行李箱暖宝宝了,你从哪儿批发的,质量行不行啊!”
“带上点儿巧克力,补充能量。”
“带了,带了。”
“羽绒服装上了?帽子,手套,围巾,都带了?还有毛巾,充电器,充电宝。”
“张继科!!我打了这么多年比赛了,还能不知道拿啥吗!”
“我这次不带队,我也去不了,我这不不放心啊!”
2019年1月,马龙出征英国公开赛,张继科作为新教练,留在了国家队。

5

“龙,你真的太棒了!”
“哎,大家都看着呢。”
“你真是,太让我骄傲了。”
“哎,都看见了,别亲了!”
2019年1月,马龙夺冠回国,张继科带队迎接。

6

“人家小雨正年轻呢,你逞什么能?!”
“轻点儿揉,嘶——”
“还知道疼,你这破腰,当初因为啥退役的你不知道啊,今天还打这么猛。”
“这不示范新技术吗……”
“你以后悠着点儿,今天训练馆的惨叫我不想在听第二遍。”
“我估计是第一个因为教学而旧伤复发的教练。”
2019年5月,张继科为备战世乒赛,旧伤复发。

7

“你们张指年轻那会儿,神经大条的够呛,连门都往上撞,拍子也敢扔,教练也敢怼。”
“谁,谁没有个年少轻狂的时候。”
“嗯,你也是第一个因为谈恋爱被罚跑圈儿的。”
“我,为了马龙,跑他个两万米又怎样!”

“龙队龙队!”
“怎么了?”
“张指在操场跑圈儿呢!怎么都拦不住,你快去看看吧!”
“啥?!”

“张继科!”
“龙,哈哈哈哈~”
“谁把他叫出来喝酒的!”
“许昕!”
“不不不是,师兄,是老张非要来跑步的,我真没怂恿他!”
“他跑了多少了。”
“就两圈儿,真的,师兄,你听我解释。”
“改天再听,一万米,剩下的圈儿,明天你替他跑。”
“啊!同门情呢!”
2019年6月,许昕瞒着马龙把张继科约出来和队友喝酒,被小队员揭发,光荣受罚。

8

“科啊,马龙私下里那人都被你给揣兜里了,你怎么还想把他从我手里挖走呢。”
“秦指,我没别的意思,我给徒弟指导的时候,马龙总容易分神,这不影响他训练嘛,所以我就想跟刘指导商量商量,干脆把他调过来。”
“不行,坚决不行,想都别想!”
2019年8月,张继科试图把马龙拐到自己门下,刘指秦指包括马龙都不乐意,失败。

9

“这件儿怎么样?”
“咱能抛开荧光色吗?这颜色显黑!一说这个我想起来了,我今儿把话说这了,你要是再去美黑,我不光把美黑店炸了,还得把你给锁外面,你要再去,以后咱俩分房睡!”
“妈呀,行行,再也不去了。”
“这个对皮肤也不好,还整天欢天喜地的往那儿跑,也不知道隔壁林哥是给你下了啥咒。”
“这不是更有男人味儿了吗。”
“屁!谁说变黑了就有男人味儿了,你这就快成挖地道的老大爷了!”
2019年10月,张继科马龙休假去买衣服,张继科的美黑之路遭到了终结。

10
“你这次咋不嘱咐我带着带那的了,上次跟个老妈子似的~”
“上次是你自己出去,这次我也跟着去,那里还用得着你操心这么多,你就专心打好比赛,其他的啥都不要想。”
“你这么一说还有点儿小感动。”
“感动吧,那如果咱们顺利夺冠了,亲我一下。”
“没问题。”
2019年11月,张继科作为主管教练,第一次出征世乒赛。

TBC
———————

我突然有点儿懵,龙队北京奥运去了吗?是p卡?


谢谢大家评论,我知道龙队是陪练啦。




刚发出这篇没多久,隔壁林哥就出事儿了。。。

久别重逢(八)

这么好看才看到

安:

ABO瞩目,设定老套,情节狗血。

OOC都是我的锅,勿上升真人。




———————————————

陈玘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队里训练。马龙说完那句“玘哥,救我”之后就再没了声息,任凭陈玘怎么喊都不应。巨大的恐慌排山倒海的涌上来,瞬间淹没了他。愣了一秒之后,他拔腿就往外跑,女队的队员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冲了出去,助教只来得及问了一句“你去哪”就不见了人。

从南京到恒仁镇,足足有三个多小时的车程。陈玘一路把油门踩到底,还是嫌车速不够快,恨不得立刻飞到马龙那去。在路上的时候,他给医生打了个电话,说明了这情况,医生的回答让他的脸都白了。

“这个时候还不足月,如果不能及时送医院,那有可能早产,保不住孩子,更有可能……大人孩子都保不住。”

妈的!我他妈就不该让他自己住在那!陈玘红着眼睛恨恨的骂自己,后悔死了为什么当初不强硬一点,直接把马龙给带到南京。

陈玘赶到镇子上的时候,太阳都快落下去了,夕阳的余晖柔柔的笼罩着小镇,一派安宁闲适。他跳下车,三步两步冲到门前,“咚”的一下撞开了门“龙仔!马龙!”院子里没人,陈玘一边大喊着一边往屋子里跑。

等他踹开房门的时候,傻了眼,房间里也没有人。怎么回事?陈玘晃了晃神,试探着拨通了马龙的电话。

没几下,电话居然被接起来了,一个年迈的老婆婆“喂”了一声。陈玘认得,这是房东阿婆的声音。他立刻焦急的问了一串问题“阿婆,马龙现在在哪?他怎么样了?有没有事?”

这一串问题问的又快又急,连珠炮似的,阿婆根本没听清。不过她认得陈玘,想着他一定是问马龙的,就赶忙安慰“别急别急,龙崽现在在镇子上的卫生所里呐。”

卫生所能顶什么用啊!陈玘急火攻心,来不及跟阿婆说什么就挂了电话,开车就往卫生所去了。这小镇子,不过巴掌大的地儿,卫生所离马龙住的地方不过三五分钟车程。陈玘到了地方,直奔卫生所的诊室。

他推开门,愕然发现里边站了一群人。有阿婆,有小南,有两个穿护士服的小姑娘,还有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当陈玘推开门进来的时候,所有人的眼睛都集中在了他身上。陈玘不管这个,他急走两步到了小南和阿婆跟前,急切的问道“龙……马龙怎么样了?卫生所我觉得不保险,还是快点去医院吧!”小南也是一脸慌乱“龙哥被送进去一个多小时了,我,我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但是玘哥你别急,龙哥一定没事,一定没事的!”这话根本没安抚到陈玘,反而让他更急了,都进去这么长时间了,为什么还没有动静?还是阿婆比较冷静,她拍了拍陈玘的胳膊,示意他冷静下来“别急啊崽儿,龙崽不会有事的。阿川从上海带来的医生,都是大医院的,肯定能让龙崽没事的。”

阿川?从上海带的医生?难道是龙仔曾经提起过的川哥?陈玘稍稍吐出一口气,这才有时间打量这个男人。笔挺的西装,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手腕间露出的手表,好像也是杂志上经常能看到的某个奢侈品牌。他盯着卫生所诊室紧闭的门,表情严峻。或许是感觉到了陈玘在看他,他转过身,目光与陈玘对个正着。

“你好,你就是陈玘吧?世界冠军啊,久仰久仰。我是小南的表哥,你叫我阿川就好。”他冲着陈玘伸出手,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

陈玘礼节性的回握了一下,忍不住追问道“龙仔他……这是怎么回事?你从上海带的医生?”马龙曾跟他提过川哥这个人,说他是上海一家大公司的总经理,对他很照顾。陈玘当时就觉得有猫腻,马龙虽然不说,他也知道这个川哥肯定是在觊觎马龙。alpha的心思只有alpha最清楚,要不是看上龙仔了,他一个大公司的老板能对着一个还大着肚子的omega这么体贴周到?可这个时候,这人不是该在上海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带了医生?

alpha的感知极为敏锐,陈玘散发出的信息素带着点不友好的意味,川哥一下子就察觉到了。他镇定自若的向陈玘解释“我知道小龙……哦,马龙快到预产期了,放心不下,所以今天带着医生回来,想给他做个检查。”他叫“小龙”时,陈玘瞪了他一眼,川哥一怔,也不生气,立刻转换了称呼,又接着道“没想到我刚回来,就看到马龙晕倒在院子里,于是我就立刻安排人把他送到了卫生所。虽然这里条件差,可也没得选择不是?好在我带的医生都是最顶尖的,有他们在,马龙一定会没事的!”

听完他的解释,陈玘即使心里对他还有疙瘩,也不由得生出几分感激之意。如果不是他回来的巧,那龙仔会怎么样,真是不堪设想。

他想道声谢,可就是开不了口。正抽搐的时候,门忽然推开了,一个小护士急匆匆的冲出来,冲着他们喊“你们谁是家属?”陈玘心头一跳,立刻站出来“我是!”那小护士立刻过来拉他,往诊室走。

“病人现在情况不太好,撞击动了胎气,可能要早产。但是他怀的是双胞胎,而且还不足月,难产的可能性很大,你需要做好心理准备。现在需要你进去陪他,释放信息素安抚他的情绪。”

“可是……我不是他的alpha”陈玘听那小护士每说一句,脸就白一分。龙仔现在情况那么危险,可他并不是他的alpha啊!

“什么?”小护士惊讶的转过头,不可思议的盯着陈玘“那他的alpha呢!omega这么需要他的时候,为什么不在!”陈玘被问的哑口无言,也解释不出什么话来。小护士气冲冲的放开他,转身进了门“那我去问问医生,看要怎么办。”陈玘跟在后边不想走“我能不能进去?”

小护士没空搭理他,陈玘就不管不顾的也跟了进去。不让他亲眼看到马龙,实在是心里没有着落。

诊室不大,横竖也就几平方的地儿,摆了一个手术床和几台仪器后就没多少空地了。马龙躺在床上,他是醒着的,脸色苍白,牙关紧咬,额头上是密密麻麻的汗珠。他的双腿被分开架起来,一块蓝色的无菌布盖住了他的下半身。两个从上海来的医生正围在他身边,紧张的工作着。

“深呼吸……来,吸……”医生引导着马龙做深呼吸,马龙勉强的咬着牙吸了一口气,就忍不住痛的哼了起来,他被折磨的没了力气,只能小声的喊疼,那声音是从嗓子里挤出来的,甚至都扭曲变了形,一点也听不出以前萌软的奶音来。“疼……我疼……”肚子里好像有一把钝刀子,在刺穿他的五脏六腑,又慢慢的磨,直让他痛不欲生。他的手紧紧的抓着床的边沿,用力到骨节都泛白,可见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陈玘鼻子一酸,心疼的想掉泪。小龙人是他奶大的孩子,就跟他心尖尖上的宝儿一样。直通不莱梅的比赛,龙仔崴了脚,痛的他直吸冷气。陈玘看着他,就怎么也狠心不起来了。赛后刘指批了他,说他心软。陈玘自己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我对面站的是小龙人啊,他脚那么疼,我能不心软吗?

小护士把情况跟医生说了,两个医生也挺惊讶。马龙他们是认得的,可他们今天见了人以后才知道消失了近一年之久的世界冠军居然在这个小镇子上,还怀了孕!现在又发现他的alpha居然不在他身边!这要是被外界知道了,可是重磅新闻。但好在这两个医生都是川哥的熟人,也知道避讳,因此只是吃惊,却不多深究。

“顺产有困难,那还是准备剖腹产吧。”情况紧急,两个医生商量了下,决定立刻为马龙进行剖腹产。陈玘被请出了诊室,只能在外边焦急的等待。

这卫生所环境差,设备也跟不上,进行破腹产手术有很大难度。可事情到了这步,实在是拖不得了,转去上海或南京更不可能,只有冒险做手术这一个法子了。

等待的过程是最难熬的。阿婆年纪大了,小南送她回家休息。剩了陈玘和川哥两个人,等在诊室外边,度秒如年。陈玘摸了摸口袋,想翻出根烟抽。可是来回摸索了几遍,也没找出个影子来。他正愁着,一只烟就递到了他眼前“来,玘哥”

陈玘怔了一下,慢吞吞的接过了烟,说了声谢谢。他点着了烟,深吸了一口,烟草的气味冲进胸腔里,有点呛。他咳了一声,盯着紧闭的诊室大门。白色的油漆已经斑驳了,有些地方脱落下来,露出里边的铁锈。他看了一会,忽然开口说道“我算是看着马龙长大的,他的性子是最倔的了。只要认定的事,任凭谁都没办法改过来。他退役,怀孕,一个人跑到这个地方,说实话我哪一件都不同意,可是始终拗不过他。说到底,还是因为他爱的太深。”

身边的人沉默了,良久才叹出一口气“玘哥,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我看他打了好几年的球,如何不清楚他是什么脾气。可是感情这种事,没办法左右的。即使他心里没有我,我也想为他付出。再说……他现在这样……我,心疼啊!”

他低下头,忽又说道“其实我知道他心里爱的是谁,张继科,对吧?我之前见过马龙的,在一次商务活动的后台,我正好看见张继科低头亲他。那时候我觉得只要他们幸福,我也很开心。可是后来他突然退役,我在阿婆家见到他的时候,他居然怀孕了。我想是不是他和张继科分手了?看他一个人孤单的住在这里,我特别心疼,想着既然张继科不能给他幸福那我就来照顾他。可是后来我发现,无论我怎么对他好,他始终跟我保持距离,一丝一毫的机会都不肯给我。”

陈玘默默吸着烟,沉默的听他说着。一只烟快要燃尽的时候,才低声说道“你既然知道他是什么性子,就该明白他心里除了张继科,绝无可能再装下第二个人。这两个傻子,彼此深爱,阴差阳错才走到了这一步。可他们是分不开的,双子星,是一定会重逢的。”

陈玘话音刚落,婴儿啼哭的声音就透过诊室的门传了出来,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的激动道“生了!”

陈玘简直想拜谢佛祖,好在龙仔没事,好在孩子没事!诊室的门打开了,医生抱着两个小家伙出来了,陈玘赶紧迎上去,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

他看了看裹在襁褓里的小家伙,眼睛还闭着,小脸皱皱的,红红的。嘴巴一点点,偶尔张开打个哈欠,能隐约看见粉红色的小舌头和牙床。身体好小,一只手就能托起来。另一个宝贝儿更小,像只刚出生的小猫崽儿,就那么一小团,安安静静的被医生抱在臂弯里。

“医生,龙仔是早产,那这两个孩子……会不会有什么影响?”他还是担忧孩子的身体。医生看了眼两个小家伙,下巴朝比较瘦弱的那个宝贝儿点了点“这对双胞胎,弟弟很健康,哥哥则有点虚弱,身体不太好,以后需要细心照顾。”

比较小的是哥哥?陈玘从医生手里小心翼翼的接过了哥哥,双手小心的托着,一点都不敢有大动作。这可是我的干儿子啊!他心里想着,一定得给养的白白胖胖的!

医生去换衣服了,弟弟交给了川哥抱着。他估计也是第一次抱孩子,紧张到僵硬了。陈玘抱着哥哥进了诊室,马龙的麻醉劲还没过,仍然昏睡着。他小心的把孩子凑到马龙身边,轻声对他说“小龙人,你看,你和继科的孩子呀,多可爱。”

“妈的,张继科你别哪天在外边有孩子了自己都不知道!”许昕“啪”一拍桌子,大着舌头骂道。他喝了不少,酒劲上头,听张继科说了小苏跟他去酒店的事以后,一股火就冒出来了。“我师兄那么好,你还能天天在外边招蜂引蝶?看把你浪的!”

张继科心里更烦躁。本来他今天跟许昕好久没见,准备坐一块好好聊聊,结果酒一喝多,场面就不可控制了。许昕非揪着他问那天跟他传绯闻的人是谁,张继科说我不是告诉过你吗?许昕翻他一个白眼“谁知道你那是不是蒙我呢?平白无故的他能传绯闻?你肯定不纯洁!”

“谁他妈不纯洁了?”张继科瞪了眼睛,被酒气一熏,竹筒倒豆子一样,把他和小苏前前后后的事都给讲了一遍。他的意思是想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小苏三番五次纠缠他,可他都给拒绝了啊!

许昕有独特的抓重点技能,没关心张继科的行动,就记住小苏跟他去酒店这事了。他把酒杯的底儿在桌面上磕的咣咣响,痛心疾首的数落张继科“你傻呀!还让他送你去酒店?alpha发起情来可是没脑子的!万一你们上床了怎么办?”

“这不是没上床吗!”张继科不耐烦道“大蟒,你有完没完?我跟他早就不联系了!今天找你喝酒是图开心的,不是找不痛快的!”

许昕“嘿呀”一声,气乐了“你还想开心?我师兄为了你又退役又跑去那种偏僻的地方孤零零的住着,他受着苦呐!你还想开心?”妈的,那么好的师兄,张继科你怎么能放他走?许昕越想越气,嘴里就没就留情面“你还有没有心?张继科,你不是说爱他?你就是这么爱他的?!”

“砰!”酒瓶子砸到了地上,止住了许昕的话。张继科红着眼瞪着他,犹如被揭了伤疤的困兽。

“我是没有心,我他妈一颗心都给他了!我不爱他?呵呵,他说不想被标记,我就忍了五年没标记。他说不告诉家里人,我就瞒着我爸我妈。他说想跟我双打,老子就他妈忍着腰疼跟他打公开赛。甚至分手也是他提出来的!我为什么同意?还不是见不得他自己为难自己?他退役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我也不知道,你说他孤零零的,那我张继科就是两个人吗?我爱他爱到违背自己的本能,爱他爱到愿意无条件迁就,爱他爱到这大半年天天晚上睡不着,想他想的都快疯了!这他妈还不够爱他?!”

张继科突然就控制不了情绪,冲许昕吼着,眼泪就下来了,他哽咽着道“大蟒,你告诉我,我这么爱他,为什么还会失去他?”

许昕沉默了,张继科的痛苦彻底摊开了铺在他面前时,他也心疼。想起那次马龙来南京,他们一起吃饭时,师兄说是他对不起继科。马龙消失的这大半年里,张继科到底承受了多大的痛苦,他今日才知。

“或许是你爱的方式不对呢?”许昕低声道“继科,没有人比你更了解师兄,他为什么会离开,你真的没想过原因吗?你是很爱他,可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爱会给师兄带来什么吗?”

张继科没说话,他低下头,把脸埋进了掌心里,久久的沉默着。

“如果你还爱他,那就把他给追回来。继科,千万别让自己永远后悔。”

马龙和双胞胎被陈玘接到了南京,住在陈玘的家里,好生调养。他毕竟是早产,亏了身子,如果不好生补养,会影响身体的。

陈玘特地请了保姆,照顾马龙和两个小家伙。现在这两个小宝贝儿可跟刚出生的时候大不一样了,皱巴巴的小脸舒展来了,白白嫩嫩的极为可爱。哥哥像马龙,生的极为白净,跟个雪娃娃似的。内双的眼睛,鼻子秀挺,小嘴红润,一逗就笑。弟弟就没哥哥那么白,五官酷肖张继科,尤其是眼睛,居然双了三层,跟那只藏獒的桃花眼如出一辙。整天安安静静的,不是睡觉就是发呆。陈玘自己在心里“卧槽”了一句,这就是缩水版的张继科啊!将来领出去,谁认不出来这是张继科的孩子?

双胞胎就双胞胎吧,居然还是异卵的!不过这也好,一人随一个,公平。

马龙住到南京的一个星期后,张继科也到了南京。他是来参加一个综艺节目的。虽然奥运会已经快过去一年了,可乒乓球的热度持续不减。张继科的活动也是一直不断。这次来南京,参加一档真人秀节目,客串一期的嘉宾。他提前来了一天,节目组给他详细的做了安排。这也是刘指要求的,自从上次参加那档真人秀节目受伤后,局里再给他接活动就慎重了许多。

节目组的事情忙完后,才下午两点多钟,张继科不想回酒店,就琢磨着去找陈玘。一来看看师兄,二来试试能不能套出马龙的消息来。他没给陈玘打电话,去买了点东西,然后就轻车熟路的径直去了陈玘家。

陈玘家的小区有门岗,张继科来过多次,再加上他的知名度,所以很顺利的靠刷脸进去了。他把车停到陈玘家楼下的车库里,然后坐电梯直接上去了。

陈玘家住15楼,1502。张继科把东西放在门前,按响了门铃

“玘哥!开门,我是继科!”
——TBC——


难产那段写的时候感冒了,头晕脑胀,不知道写了个啥,有bug都是我的锅😭







深夜絮叨

感触很深

无事生非:

剪视频重温里约,吐血三升,于是来倒苦水和酸气


丧期自救,私货如山,真情实感,tag凭直觉打的,有意见请私,立即改


写完神清气爽,明天进录影棚希望眼线不要画歪,自己不要忘词


============================================






星耀里约真是把里约那场男单剪得最好的一个节目。


镜头转过来,灯光之下只剩你我,红黑交映,两个人脸上的表情都绷得紧紧的,感觉像是紧张,又像是轻松。




张继科说后悔没叫暂停的时候的表情戳得我一颗心稀巴烂。


“回想的时候自己应该在12-11的时候叫暂停。”


他接受采访的时候表情比里约那场男单决赛鲜活了不止一点半点,一边说一边无意识地前后晃悠,好像给他个拍子他就能激动地拿起来比划。


后来语速突然加快,还抬了抬眉毛“因为自己11-10领先,”他吸了口气“12-11领先,”然后顿了一下,吸了吸鼻子,眼睛大概是定定地瞅着采访者,好像斟酌了一下,然后他眼睛转了转,笑得有点无奈。


“有点后悔。”


他的里约周期在不可逆转的伤病之下几度萌生退意,连刘国梁都看不下去他那个模样,让他赶紧打完奥运会就别费这个劲了。


好不容易熬过来了,前无古人的双满贯,终于成真的奥运科龙大战,还有很可能是自己最后一场的谢幕表演,都压在那张球台上了。


他输了,说自己没什么遗憾,说自己恭喜马龙,说他们俩先后成为大满贯是非常值得大家骄傲的一件事情。


又坦荡又透亮,又平静又骄傲。


最后他转转眼睛,说自己其实有那么一点点后悔。




疼吗?


真疼啊。


我隔着屏幕看都疼得直哆嗦。




又想到这两天看马龙的乒超,抢七好像成了常态,站在大满贯的高度上之后,来个人就是挑战,好像全世界都要跟自己搏杀,能在自己身上咬个口子出来都是荣耀。


状态不好的时候被人逼着打,又身体本能一样地不想输,于是我就这么看他磕磕绊绊失误频频地咬牙跟人死扛,时不时习惯性地扇自己一个耳光,好像又回到了当年那个拿着公开赛给自己续命的时候。




疼吗?


疼啊。


我这个玻璃心看得真是又疼又虐,又疲惫又难堪。




看运动员最让人难过的是什么呢?


是没办法。


你看他摔,看他倒,看他无奈,看他后悔,你看他在场上被逼得团团转,你看他在场下抿着嘴收球包,你看他指尖冒血地抓着岩石往山峰爬,你看他在山顶风光一瞬之后又小心翼翼地往下走,有时候还要滚一段,被飞过来的石头砸破额角。


但是你和他都也只能看着,疼也没办法,输也没办法,摔跤流血滚得满身泥泞统统都没办法。竞技体育简单又残酷,路只有一条,狂风暴雨迎面砸过来避无可避退无可退,只能面对。最终好不容易越过一座山之后发现迎接自己的不是海阔天空皆大欢喜,是另一座更加高不可攀的山。


他没办法叹了口气继续爬,你也没办法,抹抹眼睛继续看他爬。




就像《清算未果》里写的那样。


——“他们明明已经度过了一切,可这竟不是结局。”


人生连一半都没有走完,这真是无比绝望又充满希望的事实。


可是这也是没办法的。




不过丧到头的时候我突然又想到了我的初心太太写过的那篇长微博。


她说她13年的时候给马龙砸了口棺材,没想到他撕了挽联死地复生;她说她14年在镇江心如死灰好像看到了尽头,结果没想到马龙在27岁的时候练成了反手,硬生生打了个世乒赛冠军出来;后来里约男单之后她说,四年跌宕,从此以后,结局不再是目的,马龙是目的。


写到这我一下又活过来了。




结局不是目的,你们是目的。


我非常爱你,也非常爱你。

报告班长,张继科又在作死!(二)

好多梗

肥腻美人:





1.
振华一中的一天是从一碗葱油面开始的。
校园食堂领军人物马琳马厨子亲自操刀,色香味俱全,许昕端着碗吃得满嘴流油。
“师哥,你真打算跟张继科坐同桌?”
马龙掏出纸巾递给许昕,乖乖地点头,“是啊,继科儿人挺好。”
“。。。那你师弟的熊猫眼是自己撞出来的吗?”
马龙“扑哧”一声笑了,“昕儿,这是个误会。以后我跟继科儿说说,叫他不要再欺负你了。”
许昕捧着碗有点委屈地看着他师哥,嘴里小声的说,“可是我答应老刘要守好你这颗白菜的啊。。。”
大蟒,不能怪你,谁让你遇到的不是家猪而是藏獒呢。

2.
张继科上学第一天,迟到。
校门口的纪检干部把他拦下了,两个小女生都有点脸红地看着他。
“迟到了,名字,哪个班的。”
“高一一班,许昕。”张继科头也不回的走了。

女生们在背后小声讨论,“许昕啊,就是和一班班长马龙关系很好的那个吗?”
“应该是吧,我同学说他俩是同桌啊,一班班长很喜欢那个许昕啊。”
“一班班长人好帅啊你昨天看见没!”
“他们班的宁泽涛更帅!”

一阵黑旋风刮回来,张继科面无表情地退到两个女孩跟前,强大的低气压笼罩在女孩头顶。
“有、有事吗?”女孩吓得不轻。
“我把名字记错了,我叫张继科。就是那个和一班班长马龙关系很好坐同桌彼此欣赏互相喜欢的那个张继科。记下来了吗?”

女孩们面面相觑:exm?

3.
马龙看着张继科呵欠连天的走进教室,不由得有些担心。
“继科儿?继科儿?”
本能想回复“爸爸在呢叫魂儿啊”的小痞子在看清马龙的时候瞬间清醒过来,“啊、啊!早啊!”
“不早了,你迟到了。”马龙有点严肃的说。
“昨天晚上睡晚了,太困了。”
“那你吃早饭了吗?”
张继科摇摇头。
马龙有点意料之中的得意神情,他从课桌里拿出一半儿面包递给张继科,笑得还是一团和气。
“不知道为什么呀,我吃面包的时候突然就感觉你可能没吃早饭,所以就给你留了一半面包。快吃吧,一会儿上课饿呢。”

张继科儿的耳朵唰一下红透了。

4.
“你自己吃吧,不然你会饿的,我不吃早饭也没事儿。”小霸王的眼神东躲西闪的,就是不敢看人家。
马龙把面包塞他手里,“你先吃,垫垫肚子,一会儿课间咱们去食堂买鸡脆骨呀。皓哥成天吃,说是很好吃呢。”

鸡脆骨是吗?张继科默默点头记下了。

后来教室里就出现了这样一幕:马龙桌上摆了十几包鸡脆骨,他一包接着一包拆开,跟只小耗子似的悉悉索索地嚼个没完。张继科大爷一样坐在他旁边,手里攥着根儿黄瓜,有一下没一下啃着。
“继科儿,你真不吃呀?”
张继科给他抹了抹嘴上的碎屑,“你吃,多吃点,随便吃。”

方博儿从外面回来,坐到位子上拍了拍陈玘的背,“哥,皓哥什么情况?”
陈玘瞥了一眼瘫如死狗的王皓,悠悠地叹了口气,“继科儿课间的时候把食堂的鸡脆骨包圆儿了,放了话除了马龙谁都不准吃,你皓哥一口没吃成。”
方博儿回头看了一眼,马龙坐在一堆鸡脆骨里冲他傻笑。
“我的妈。。。”嘴炮儿小天才一脸惊恐地转回来,“太狠了,太狠了。”
“更狠的是皓子上去问马龙要一包的时候,继科儿说他太胖了,要减肥不能吃,愣是一包都没给。皓子这会儿在思考人生。”
“靠。。。”方博儿两眼放空,“龙仔这就算,嫁入豪门了是吧。。。”
一旁的傅园慧泥鳅一样窜过来,“博哥儿,看过言情小说吗?有生之年,誓死娇宠。只要龙要,只要科有。”
方博弹了慧慧一个脑蹦儿,“你这小脑袋瓜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呢?”
“男色啊。”
“嘿!还真是游泳游多了脑子进水了,你想着干啥想也是白想!”
“博哥儿,狭隘了不是?你以为我是为了自己吗!错!我是为了广大少男与少男的美好未来啊!”
“闭上你的小豁嘴儿吧。”方博又给了她一个脑蹦儿。

5.
“班草?”
许昕哈哈大笑,毫不掩饰语气里鄙视。
“就你?没戏。”
张继科皱着眉头等他下文。
“诶,瞧见没,第三排靠窗那个,宁泽涛,游泳队的。人家那才叫班草,追他的女生能从我们教室排到校门口,当然追他的男生也可以。”
“有那么夸张?”
“嘁!你把那瞌睡眼睁开看看人家那长相再说话!”
张继科撇嘴看过去,嗯,挺高的,身材还算不错,脸嘛,也就这样吧,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的,帅得没有特点,凑合着看吧。
“我呸!你有特点?合着像你这样眼睛长成一条缝儿的就叫有特点了是不?”
张继科二话不说一巴掌招呼过去。

“没有啊,我觉得继科儿长得挺帅的啊。”算数学题的马龙头也不抬,下意识地接了一句。
许昕瞪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那、那你觉得他跟宁泽涛有可比性吗?”拜托师哥一定要说没有啊不要这么打我脸啊求你了听我心声啊啊啊啊啊!
“我觉得,嗯。。。继科儿比较帅啊。”

呵呵,师出同门,离心离德。



张继科,嘴快笑裂了很有意思是吗?

6.
傅园慧在讲台上唱票。
“班草评选结果揭晓,下面公布投票结果。”

“李晓霞投宁泽涛一票。”
“施廷懋投宁泽涛一票。”
“张国伟投宁泽涛一票。”
“丁宁投宁泽涛一票。”
“孙杨投宁泽涛一票。”
“薛长锐投宁泽涛一票。”
“龙清泉投宁泽涛一票。”
“傅园慧投宁泽涛一千票啊啊啊啊啊。”

“卧槽!宁泽涛请你们吃烤串儿了还是咋地?”方博儿愤怒地拍桌子。
傅园慧笑眯眯的继续翻票,“wuli涛涛就是有人气咋地!你们乒乓球队的倒是真耿直,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就是不一样。大伙儿听听啊。”
“许昕投自己一票。”
“方博投自己一票。”
“王皓投自己一票。”
“陈玘投自己一票。”
“邱贻可投自己一票。”
“周雨投自己一票。”
“张继科投自己一票。”
“。。。卧槽!张梦雪投张继科一票?梦梦!”

张梦雪咬嘴唇瞪了一眼坏笑的众人,“谁让他姓张。。。”
张国伟着急忙慌地从后面跳起来,“梦雪,我也姓张啊你咋不投我呢?”
张梦雪切换冷漠的表情,“因为他们在选班草而不是班花。”

7.
“呃,我看看,哦,最后是马龙投张继科一票。”
全班“哗”地一下往后转,齐刷刷地瞪着马龙。
“哇!班长投张继科啊!”

顶着众人炙热的目光,马龙有点脸红,但还是故作镇定地点了点头。
“我觉得继科儿挺帅的啊。”

“卧槽!”炸了。
“卧槽!”炸了炸了。
“卧槽!”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卧槽。。。”傅园慧默默流下两行鼻血,目光呆滞地注视着马龙和张继科,“情人眼里出西施,无端觉得张继科赢了。。。”
全班同学木然地赞同点头。

“呀,别胡说呀。”马龙脸更红了,扯着张继科的胳膊摇,“你快跟他们说让他们别乱说出去。”
张继科面无表情地注视着马龙,“龙,我们不能阻止同学们老实做人,发现真相。”
马龙瞪了他一眼,掏出笔记本当着他的面写字:开学第二天,张继科蓄意造谣。
写完以后还耀武扬威地把本子晃悠在张继科面前显摆。
“帅是一码事儿,不听话是另一码事儿。”

张继科抹了抹刘海,“对付你,帅就可以了。”

8.
要到放学的时候,马龙摇醒了打瞌睡的张继科。
“继科儿,明天你来我家楼下找我,咱们一块儿上学吧。”
嗯,睡意全无的小藏獒兴奋地瞪大了眼睛。
这么快就十年修得同船渡了?!!
“要不然你明天又要迟到了,咱俩一块儿去,我督促你,而且我家那条路去学校可快了。”
“你家住哪儿啊?”
“城南东路2号楼,明天我骑自行车在楼下等你。”
张继科心里有数了,他把书包背起来,冲着马龙懒洋洋地笑,“明天早上8点,你人在家楼下等着就成。”
说完,他把马龙的书包一并接过来,“走,副班草送你回家。”
许昕在前方冷笑,“你就只有三票。”
“你就只有一票。”
“你和宁泽涛的迷妹数量差了一个操场。”
“你和我的差距就是你的师哥是我的迷妹。”
“我师哥有眼无珠!”




“你师哥温文尔雅冰雪聪明灵光四射妩媚动人。”